周建军房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贷款 > 炒房客
炒房客
2016-03-25  来源:  点击:115

近期,网络上流传这样一个段子,老王卖掉股市里的钱走向楼市,而小张刚从楼市卖掉房产奔向股市,两人相遇是,不禁鄙视了对方一眼,心里默默说了句:傻逼。

这也正是2016年楼市和股市的现状。

“炒房大概有10年时间,谁知道这次在武汉遭遇滑铁卢。一个月时间里,看了无数项目,但是一套房也没有买上,整个中心区无房可买”老夏抽出一支黄鹤楼为自己点上。

老夏,40岁,湖南邵阳人,2005年从深圳游荡来武汉,拿着在深圳赚到的第一桶金,打算在武汉闯荡一番大事业,最后却变成了专业炒房客。

说道这里,老夏笑了笑告诉笔者,说:我们原本可以成同行,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,辅修新闻,毕业时导师对我的评价是“上下各5年里,没有人比你更优秀”,在深圳几年里,去过网络公司,也曾在财经杂志做记者……然而工作数年并没有赚得多少钱。而我的第一笔金是帮助父亲的公司配置了一批电脑,然后在股市里打了一个滚,有了第一个100万。

经过了深圳的闯荡,我看到炒房的苗头,不少房产的租金可以抵月供。2003年老夏在深圳皇岗买的一套房,到05年离开时收益已翻倍,他意识到贷款撬动房产投资带来的收益。

然而初到武汉并没有这样的炒房客,但是老夏已经开始四处观望,彼时几万元的首付就能撬动一套房,让老夏意识到,只要房子升值幅度超过银行利息,贷款买房就划算。2006年一个契机,一群温州来的“游客”下飞机后直奔新华路一个项目售楼部,30个人联手买下了近100套房。

据老夏反应,这也是武汉第一个被温州炒房团光顾的项目;而这样的场景之后在武汉逐渐多了起来,老夏也跟着他们的步伐大胆从银行套钱出来投资更多房产,到2008年,老夏手里有了约8套房。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,老夏似乎一夜间打回原形,银行的利息压得老夏整夜失眠。

老夏形容,彼时的自己缺乏风险防范意识,在货币政策持续收紧下,武汉楼市阶段性见顶,开始有价无市,只会买不懂卖栽了第一个跟头。

老夏回想那个冬天,“每天一早起来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哪套房子要还月供了。”老夏的压力无限增大,随时担心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但仍死扛着,用几张信用卡,拆东墙补西墙。

算下来,每月需要还近3万的月供。老夏意识到必须“减仓”,于是以成本价出售2套位于台北路的房产,套现30万元还月供,同时房子装修完后陆续出租,减轻了月供压力,这样挺了10个月。

就这样老夏挺过来了,但这次教训足够深刻,他反思自己步子迈得太大,以他的本金最多投资两三套房。同时,也让老夏坚定认为,只要中国经济向好,房地产就不会崩盘,一旦市场进入调整,政府必会救市。

2009年大规模刺激政策出台后,房地产成为货币宽松的最大蓄水池,全国各地掀起了救楼市浪潮,市场迅速反弹。有了前几年的炒房经验,老夏认定机会再次来临了,于是通过房子再贷款,找朋友借钱,又卖掉两套房,在2010年套现200多万元,准备大干一场。

彼时,老夏观察到购房人开始对房产有了居住需求,除了投资属性外,还承载着居住功能,股票可能被套多年,但房子跌了还能住,所以2012年后,老夏开始专注“炒房”。

这一次,老夏将股市联合坐庄的手法引入到了楼市。与几名投资客一起,开始通过联合控盘的方式炒房。虽然,刚开始便遭遇史上最严厉的调控,但老夏此时已颇具经验,他坚信此时“抄底”一定可以有收益,同时吸取08年的经验教训,将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,将资金归集起来后分出一半放到了资本市场,投资一级市场。

说到这里,老夏好像打开了话匣子,十分开心的说:“或许我有着新闻触觉,投资的房产还是项目,都在三年时间里得到了回报,宜昌的一家公司上市后资金翻了4倍,而房产大多也收到了2倍回报。到了15年,除了固定持有的房产,手里可投资的资金近9位数。

10年的炒房生涯,让老夏对市场十分了然于心。年前,老夏再次嗅到“出手”的契机,老夏拿出一张自己的“投资路线图”,南京、武汉,近20个项目,每个项目旁写着:投资理由,轨道交通规划,首付比例,回报率.....

然而一圈下来,老夏和他的小团队并没有收获,因为市场实在太火爆,所到之处已经没有房子可买,更加不用想以团购的形式打折.....不少看中的项目项目经理根本无暇与我们洽谈,一个月下来,老夏毫无收获、更加不知道市场上的购房者是哪里来的。

老夏灭了手里的烟,呼出一口气,我不知道我10年炒房生涯是否就这样结束了。

焦点推荐
查看更多评论>>
搜索栏
资讯
新房
二手房
热门资讯排行
推荐图文